黑泽肆

你的眼睛很美。可我只想欣赏,不想沉沦。

一个不明意味的东西
die

【女巫】

他跪了下来,满眼惊恐。
火缠绕蔓延,怪兽从中而生。

女巫是没有年龄的,与自然同生,和生灵共舞。猫头鹰扭转夜晚在正午欢叫,精灵与花朵盘旋着扭着华尔兹。女巫的森林里一切都不一样,森林的女巫。

丛林深处的女人大方而高雅,博览群书。泛黄麻布无法遮掩的美从她身上溢出,碧色双眸中是夜晚的宁静海,夹杂星星点点神秘让人捉摸不透。

女巫是不能下诅咒的。非要说的话,那就是个甜蜜的魔咒好了。

love,or die.

女巫在森林边缘徘徊,望向那城堡。怪兽在夜晚出现,雪沫子钻进浓密鬓角,狼一样望着月亮,几分落寞。女巫反复问着自己,这个咒语是否正确,右手一挥有水晶球现与掌心,占卜亦告诉她结局美好。

当真美好。

再去城堡时看到一女孩儿捧着书敲着脚坐在花坛旁,口中念念有词,声音婉转如同莺啼,眸深似海,貌美无双。

果真遇到了。女巫如是想着,面庞却爬上一抹潮红,心脏跳动的感觉重回躯壳。她蹲下来捧一把雪,往脸上搓了搓。

接下来的种种女巫无法插手。狼群撕扯着她的衣摆往森林那边扯,头发花白的男人被捆绑于树干上,满面失落与担忧。女巫走过去,把他带回自己简陋住处,给他水与食物。

狼群有着白色的厚重皮毛,摸上去顺滑油亮。它们喜欢吓唬人类,扯着嗓子嗷来一群同类吓唬人类。至于咬伤——那或许是个意外。

圆舞曲进行中,随后火焰啃噬空气席卷,人们带着惊叫声从城堡逃出。女巫坐在扫把上,指尖轻转,给贝尔的马上加个迅捷咒语,随后望向天际。

黎明前最为黑暗,故事将有个美好结局。

善良最终击败罪恶,烛台停止唠叨挺立一旁,火灭。

贝儿在野兽身上伤心欲绝,低声呜咽。女巫轻叹一声,手掌上翻虚虚握着。玻璃罩一瞬间碎裂变为星辰,划破指尖血液滴落玫瑰花柄,生机盎然托着妖艳玫瑰绽放。

火焰轻柔舔舐野兽,褪去了那一身皮毛。

happy end.欢声笑语,欢聚一堂。

女巫法则里清楚写着,下了什么咒语,就要承担三倍责任。

为别人念下了甜蜜的咒语,魔咒却扎根心底。

女巫呀,不值得被爱。